“大黑马”冰岛队:球员兼职世界杯!导演、牙医应有尽有

北京时间16日晚,2018俄罗斯世界杯D组首轮阿根廷与冰岛队的较量在莫斯科打响。梅西造点但罚失点球,最终两队1-1战平。

能打得让C罗跟梅西两大足坛巨星都无解的球队是哪一支?或许在这场比赛之后大家心中都有了答案:冰岛。

从尼斯到莫斯科,从法国到俄罗斯,从欧洲杯到世界杯,久违的维京战吼响彻斯巴达克体育场。第一次亮相世界杯赛场,第一粒世界杯进球,第一个世界杯积分,人口不足34万的冰岛再一次被来自全世界的目光聚焦。

逼平阿根廷队后,外界频频提起的,是冰岛队的“牙医”主帅,以及扑出梅西点球的“导演”门将,背后的潜台词,这样一支“业余”的球队能有如此神奇表现,真是堪称奇迹。

冰岛队里的许多球员并不是全职的运动员,他们在训练之余还要完成自己的日常工作。

作为本届世界杯32强中人口最少的国家,冰岛只能从全国不到34万的人口中挑选国家队阵容,因此兼职踢球参加世界杯在冰岛国家队里并不罕见。

16日与阿根廷的比赛中,扑出梅西点球的门将哈尔多松的另一个身份则是导演,他拍摄了包括冰岛地区可口可乐广告在内的许多短片。

冰岛队的首发后卫萨瓦尔松则是首都雷克雅未克的一名盐厂工人,对他来说,踢球只是在兼职。

冰岛队后卫萨瓦尔松说,在工厂干活对于冰岛人来说很正常,至少比参加世界杯还要正常。对于自己来讲,每天既要工作又要训练都是很正常的,在冰岛就是边工作边踢球。

萨瓦尔松还表示,他在工厂工作并不仅是为了赚钱,而是这种工作让自己感到非常踏实,他认为踢足球的确是个不错的工作,但并不是真实的生活。

打开冰岛队的花名册,你会发现队中23名球员中,有22个以“松(或森,-son)”为姓氏后缀,只有1个以“姆”为姓氏结尾。

冰岛队具有独特的姓氏风格,这与其他西方世界的国家不同。冰岛队并不采用传统的家族姓氏的体系,采用的是父系和母系分立的一种姓氏模式。这也意味着一个人的姓来自他父母的名字而非家族姓氏。对男子而言,其姓氏为其父母的名字加上后缀-son组合而成(意思为“的儿子”),而女子的名字则为父母的名字加上-dottir的后缀(意思为“的女儿”)组成。

“财经频道饶舌小天王”王冠 吐血整理,激情解说,让你分分钟搞定全世界球员名字最难记的冰岛队↓↓↓

冰岛足球联赛成立的时间非常早,早在1912年冰岛就有了他们自己的联赛组织。尽管冰岛队的第一场国际比赛直到1930年7月29日才到来,而受到国际足联官方认可的首场比赛则推迟到1946年7月27日,可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冰岛人们对足球的热情。

1954年冰岛足协成为欧足联大家庭的一员,也就是在同一年,刚加入欧足联的冰岛居然很有魄力和胆识,直接申请参加1956年欧洲杯预选赛,当然结果自然是铩羽而归。

二十年后的1974年开始,冰岛则真正认真地参加了每一届世界杯和欧洲杯预选赛。四年后古德约翰松在冰岛出生,而他的父亲老古德约翰松那时已经是一位冰岛职业球员。1996年4月24日,当冰岛与爱沙尼亚的一场友谊赛中,小古德约翰松换下了父亲古德约翰松时,冥冥之中,冰岛足球已经慢慢开始了从量变到质变的发展。

时光飞逝,不经意间,在2016年欧洲杯赛场上,二十年前曾以“小将”身份代表冰岛出征的古德约翰松,已经成了老将,古德约翰松也成为冰岛足球从“荒漠”到“绿洲”的传奇见证者。

那一年的欧洲杯,冰岛球迷一共买了27000张门票前往法国支持自己的国家队,这或许对其他国家来说并不是什么显赫的数字,但对于冰岛来说将近十分之一的人口都来到了法兰西,为他们的球队助威。而在电视机前,冰岛民众几乎是“万人空巷”的看到了自己球队在法兰西上演的奇迹,在那个炎热的夏天,冰岛用“维京战吼”的方式告诉世界,足球在这个有着最寒冷的土地上依然有着最饱满的热情。上至冰岛国家总统,下至冰岛三十多万普通百姓,每一个人都是狂热的球迷。

六年前的冰岛队世界排名也只是第131位,2016年欧洲杯之后,冰岛队的世界排名已经来到了第二十二位,而在直接取得世界杯决赛圈门票时,这支队伍的排名最高曾挤进过前二十,甚至力压意大利等诸多有豪门底蕴的强队。

这一切都源于冰岛二十年在足球领域的低调、团结、勤奋。或许这一切也与冰岛人的民族性格有着很大的关系。在冰岛这样极致气候的地方,他们的团结超乎人们的想象,因为他们的先辈能在这里生存扎根必须要有“抱团取暖”的精神,大家相互懂得奉献,懂得牺牲,大家都主动寻求合力而不是单干。

众所周知冰岛的气候并不利于足球这项户外运动的发展,在自然条件下一年只能踢上三四个月足球的冰岛,连球都踢不上谈何提高?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冰岛开始着手“足球之家”的修建。

所谓“足球之家”就是室内结构的足球场。2000年,第一个“足球之家”在冰岛国际机场附近落成。到如今,冰岛全国已经有11个“足球之家”,其中7个是全尺寸球场,4个是半尺寸。目前还有4个在建,一旦建成,冰岛将成为全世界此类型球场最多的国家。而此外冰岛也没有放松对其他类型足球场的建设,见缝插针地建设足球场等基础设施,使得冰岛用了十年,已经拥有179个标准足球场和128个小型足球场,大约相当于每250人就拥有一块足球场地,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些足球场使用都是免费的!

光有“硬件设施”还不够,培养球员则是更“浩大而长期”的工程。意大利教头萨基曾说过:“精英教练的执教理念,应该适用于所有人,从电梯修理工到证券交易员。”冰岛人就埋头苦干,把这一理念执行到了冰岛国土的角角落落。按冰岛全国人口34万来算,平均400个冰岛人就有一位欧足联B级以上教练证书获得者。要知道哪怕是在现代足球的“老家”英格兰,每1.1万人中也才有一个欧足联B级以上的教练。也就是说在冰岛,连8岁-10岁的少年队都能享受到有欧足联B级证书的教练在教他们基本功和战术意识。

这么做的结果是,继冰岛足球传奇人物古德约翰森之后的一代又一代球员,接受到的足球训练更有系统性,参与足球的人数也越来越多。

奇迹从来不是从天而降的。冰岛足协用了十年时间,让全国平均250人就有一块足球场地,平均400人就有一位欧足联B级以上教练,平均100人中就有6.5名注册球员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